您的位置:首页  »  古典武侠
大胆休夫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图片中附带其他网址请勿在浏览器打开以免中毒!

「他根本不想娶我。」

侍海莲静静的对着爹爹说着,身上的凤冠霞帔将她衬得娇小玲珑,活像个精雕细琢的小娃儿,感觉起来就像是水做的小美人,年纪也不会很大,却要嫁做人妇了。

有一瞬间,她可以感受到爹爹的难受及不舍。

侍老爹伸出满布皱纹的老手,拍拍女儿的肩,「别傻了,金明月当然想娶你,你长得这么可爱,可以说人见人爱。」

海莲的头垂得低低的,小手都快把手绢给绞破了。

「我昨天听到下人说他和金伯父吵了一架……爹,他似乎一点都不知道自己要成亲了……」

「莲莲,别想太多,他跟你本来就有婚约了,早娶晚娶,都是要娶,重点是这金家大宅需要你,我们也需要有个地方安身。」

「可是……」

「你必须成为真正的少夫人啊!」侍老爹慈祥的说。

侍老爹爱极了这个遗传了爱妻的娇美可人宝贝女儿,如果不是因为金家老爷对他有过救命之恩,加上他因为做生意失败,所有财产全都没了,他是不会这么快就让女儿出嫁的。是金老爷收留了他们父女,他们才免于流落街头的命运。

而且,金老爷对他们父女一直都很好,不求回报,唯一提出的要求只有一个,就是希望海莲可以成为金家少夫人,在未来替金明月掌一个家,生几个白白眫眫的小萝卜头。

只不过这个愿望及承诺一直因为男女双方年纪尚小,所以一直没提。

如今,金明月已成年,海莲也十六岁了,所以金老爷便命令远在外地念书的独子回来完成终身大事。

金明月是被逼着回来的,也不知道金老爷是用什么样的方法才将他逼回来,但是肯定不是很和谐的方法。

虽然海莲一直覆着红盖头,并没有看清楚身边男人拜堂时的神情,她却可以充分感受到他的怒气。

他很生气,她知道。

「女儿啊!你只要想着你金伯父对我们父女那么好,也很疼你,相信你当他的媳妇也是前辈子修来的福气。」侍老爹安抚着女儿。

海莲头低低,娇弱的身子像风吹一吹就会折断的小草,看起来多么令人心疼,可是做爹爹的他十分清楚自己的宝贝女儿只是外表看起来柔弱,内心却是比任何人都还要坚强。

「莲莲,如果他欺负你,爹爹也不会放过他的!」毕竟是自己的宝贝女儿,

海莲微微点点头,知道自己绝对不会说的,一旦她选择了这条路,她就会坚持下去。

侍老爹以为海莲担心金明月长得不好,连忙说道:「虽然你们两人知道彼此,却一直没机会见面,可他和小时候相较已经是十分漂亮、好看了。」

漂亮!海莲微皱眉。在一个男子身上听到这种形容词,太奇怪了。

「我宁愿他是个平凡的男人。」她轻声低语。

「他可不可以成为一个男人,也许你可以好好的教导他,从今天起他就是你相公,相夫教子是你为人妻、为人母的天职。」

她点点头。

「好了,那我先走了。」

「可是爹……」

「怎么了还想问什么」

她要怎样开口问新婚之夜她得做些什么呢海莲不知如何启口。

侍老爹明白的倒了一杯酒递给她,海莲想也不想的便仰首喝下。

「喝慢点。」

「没关系,醉了更好。」醉了就不用面对这一切了。

侍老爹静静的注视着女儿泛红的脸颊,决定还是不要跟她说出他有下药的事情,怕她会生气。他只是希望一切可以顺利完成,不要节外生枝。

「没事,你乖乖在这里等新郎倌进来吧!」

就在此时,新郎倌已经被宾客搀扶了进来,他似乎酒醉得有些不像话。

也许想逃避的人不只她一个。海莲心中如是想,对这个全然陌生的男人,她心头也多了点同情。

「好了!你们全都可以出去了!」金明月大吼着,赶人了。

海莲却被他口中的怒意给吓住了。

他在生气、他也同样不想要这个被人强迫的婚姻,所以他生气,而他现在无法对其他人发泄不满及怒气,他却可以对她发泄他的愤怒……

他可以,绝对可以,只因他是她的丈夫、她的天了。

突然,头上的红盖头被粗鲁的扯开,吓得海莲尖叫一声,身子忍不住往后瑟缩。缓缓的抬起水汪汪大眼,她迎上的是一双冷冽的黑眸。

金明月本以为这个狡猾、弄得自己爹爹神魂颠倒的小女人一定长得一副邪里邪气,居然异想天开的以为她侍海莲才是这世上唯一可以当金家少奶奶的人,所以他打从心底把她想成是个很不好的人。

哪知红盖头下的面容是那样苍白而秀丽,高挺的鼻、弯弯的眉,轻蹙的眉宇令人看了想要好好怜爱,那像扇子般轻轻扇动的睫毛是动人的,还有那小巧红嫩的唇正微微的颤抖着。

她不像狐狸精,一点也不像,反而像极了需要人好好捧在手掌心保护的小宝贝。

她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眼底闪烁着不安及慌乱,苍白的脸色看起来分外柔弱,是那样的孤独、无功。

生平头一次,金明月心中情不自禁涌起一股强烈的保护欲。

他深深看着她那双含怨的眼眸,心里有个声音在警告他:小心啊!你也被她迷惑住了,金明月!

他突然狠狠丢开手中的红巾,不再说话,一个人坐在圆桌前喝酒。

海莲这才稍微松了口气,在沉静、充满压力的气氛下,她只能呆呆的看着他的身影,压抑下想要逃跑、躲起来的冲动。

他长得太……太漂亮了!英气的眉、俊挺的鼻梁、抿成一线的唇,还有那坚毅的下巴,以及那一双黑眸。

那是一双极为冰冷的眼眸,深不可测,闪烁着某种逼人的光芒,令人感到不安。

她看着他宽阔的肩膀及修长的身躯,他看起来那样高大、挺拔,他会是每个女人心目中的如意郎君。

可是他刚刚注视她的目光带着责备、研究以及不满,这样子的注视令她觉得自己在他面前十分的愚蠢及幼稚。

就在她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做些什么事时,却听到他以低沉的嗓音说话了。

「你知道你答应了怎样一个荒唐的事情吗」

她微微低下头,喃喃的说:「我知道。」

他突然跳起来,冲到她面前一把捉住她纤细的肩膀,力道之大,让她以为自己快要被他涅碎了。

「知道!既然知道,为什么还要同意这桩愚蠢的婚姻!」

他的怒吼令她的耳膜几乎被震破,但她仍强迫自己勇敢的面对他。「这是我自己的选择,我会承受一切的,我只希望这件事情可以快点完成。」

「完成」他又更加用力掐她的肩,浓眉警觉的皱起,表示了他的怒火。

「是的,明天当我走出这个房间时,我必须出示我们已经圆房的……」她的目光落在身边的白布巾上,咬牙继续说道:「证据。」

「好证明你有权利当我名正言顺的妻子,好得到金家少奶奶所能享有的天大荣华富贵,是不是」他的语调更加提高了。

「少爷……」

「好,既然你愿意出卖自己,那我也无话可说!」

海莲原以为他会丢下她转身就走,不过出乎她的意料,他反而拉扯着她的新娘服,力道之大令她害怕。

「等一下……」

「我不想等了!而你是我的老婆,就该乖乖听我的话,把衣服脱掉!反正你已经为了权势金钱而出卖了自己,既然要当妓女,就该好好的当!」

她不敢相信他所说出口的话,眼泪情不自禁的涌上了眼眶,但她仍然选择忍受。

金明月故意弄痛她,故意要让她生气,让她后悔,但是当他粗暴的扯开她的衣服、露出了大半雪白的肌肤时,酒精催化了体内的欲火。

「如果你不想忍受,只管抗议……」

「不,我已经和你拜过堂,接下来圆房是天经地义的事,我会努力学习。」

「你——」他看起来快气死的样子。

她静静的凝视着他,心里头不知如何是好,这个男人令她感到十分害怕及不安,不过因为方才喝下的酒开始有了作用力,反而让她觉得他的大吼大叫很有男人气概。

她以前看过的男人,那些邻居还有金家的男仆,都没有一个像金明月这么敢表现出自己的不满及内心的想法。

见他的脸涨得通红,一副像小孩子耍脾气却又故作成熟的为难模样,刚刚他对她的粗暴她也就没那么在意了。

但是,对于他的羞辱,她仍然很介意。她才不是妓女!绝对不是!

金明月迅速把自己的衣服脱掉,露出强壮、结实的胸膛,海莲羞得别过头,但仍是乖顺的躺在床上。

这一关是一定要过的,为了金老爷,为了金家,为了爹爹,也少少的为了她自己,她只要咬牙度过,一切都会没事的。

当他再度靠近她,并且用他那性感的唇落在她颤抖的唇……她以为他会,但在两唇碰触之前,他似乎想到了什么而停了下来。

「听说妓女是不让男客吻唇的,对吧」

这句话让她的美眸略略睁大。

他没有吻她的唇,反而改攻击向她的颈项,大手一点都不温柔的在她的胸前用力揉捏。

她强忍住不叫出声,她会忍耐他刻意对她的惩罚,只要可以度过今晚,只要成了他名正言顺的妻子,就会没事了。她只要乖乖的躺好,让他行使丈夫的权利就好了。

不过,金明月似乎也察觉了她的企图,黑眸眯了眯的注视着身下柔顺的女子。

「你打算就这样子躺着,像一条死鱼」

「我……」

他突然翻个身躺着,冷冰冰的说:「你如果想从我身上得到你想得到的一切,那你就自己来。」

「自己……」

「怎么」他挑眉看她。

她……他要她自己来……来什么

金明月故意用着鄙夷、看不起的目光投向她,「怎么你不懂」

她压抑住摇头的冲动,因为她的确也是不仅。

可是,眼前的男人却突然哈哈大笑,笑得她的心乱纷纷,也笑得她快要哭出来。

他是在嘲笑她吗他是在嘲笑她不懂怎么当个女人还是嘲笑她是个不解风情、不懂得伺候男人的妻子

她低垂下眼,泪光在眼角微微闪烁着,看起来是那样脆弱,令人心疼。

他知道自己不该对这个女人产生心疼,因为她是和老头合谋起来设计他的,也算是他的敌人,他不该心软!

不过,尽管气爹爹,他还是忍不住对这个被迫娶进门的少女有一种不同于以往的感觉。

她和文悦是完全不同的类型,文悦是那样的风情万种,懂得如何讨男人欢心;侍海莲却不一样,在他无理取闹的大吼大叫后,她仍能像个冷静、稳重的皇后一样。

他对爹爹的决定多少有些明白了,不过并不代表他就会开开心心接受这个硬塞给他的新娘子。

「我跟你说……」金明月才想开口,却意外发现他的娘子已经睡着了。

这……太夸张了吧他静静注视着她天真无邪的睡容。睡着了也好,这样她就不用面对他的怒火。

金明月无奈的叹丁一口气,他呆呆的躺在新床上,瞪着天花板,明明刚刚喝了好多酒,想要麻痹自己,哪知却是越来越清醒。

不知过了多久,他发觉身边的人儿发出了像猫咪般的呜咽声,然后往他靠近,像是找寻着他的温暖体温。

还来不及意会自己的行为时,他的大手已经将她搂住,这个动作仿佛是很习惯、很熟练似的。

不过,也没有很多时间让他多想,因为他的眼皮越来越沉重,看来是酒精的效用发作了。

就这样,两个陌生男女紧紧相拥,度过洞房花烛夜……

第二章

隔天一大早,当海莲昏昏沉沉的睁开眼睛时,发现房内只有她一人。

她连忙看看自己,虽然衣衫不整,却一点也没有人家所说的疼痛感觉。

她迅速的起身下床,查看昨夜在床上铺着的白巾,上头也没有任何血渍。

没有……这代表什么她可以确信绝对不是因为自己曾经乱来过而没有落红……那么……难道是他根本没有占有她

这怎么可以等一下她就要去拜见公公及爹了,她要如何拿着这纯白的白巾去面对他们>,怎样说都是不对的……

海莲无力的滑坐在床边,趴在床上,有种想海扁金明月一顿的念头。

她知道他不会让她好过,只不过他居然会这样不负责任的一走了之,令她十分难受。

洞房花烛夜过后,新郎不见了,新娘子没有落红,自然会有人联想到是不是因为新娘子婚前没有安分守己,而新郎发现后才愤而将她丢在新房内……

如果真是如此想,只怕她跳到黄河也洗不清了。

海莲缓缓抬起头,目光直直瞪着那一片雪白,然后从梳台的珠宝盒中拿出

咬着牙,她用珠钗在自己的手指上刺了下去,接着一朵朵鲜红的血花滴落在白色布巾上,作为她纯洁的象征。

静静的站在新床前注视着白巾上的点点红花,海莲面无表情,只有眼底闪烁着沉痛的伤心……

金明月在等着,他一个人坐在后园的小凉亭内喝着酒,却无心欣赏这一片美丽的花园造景,只是在等待。

哼!爱自做主张的老头,如果老头看到了他千挑万选的儿媳妇在洞房花烛夜之后没有落红,脸色绝对会很好看。

一种报复的心态令他感到一阵快感,他也刻意忽略脑海中那一双眼对他的指控及仇恨。

侍海莲,别怪我狠心毁你名节,谁教你要联合我爹来毁了我一生的幸福。金明月心想着。

不过,酒都快喝光了,却没有人来向他传达任何讯息,这未免也太奇怪了

就在此时,一个小男仆匆匆跑了过来。

「少爷!老爷请你去大厅。」

「去大厅做什么」

「按照习俗,少爷得和少奶奶一起拜见公婆的。」

金明月站起身,点点头。呵呵!好戏就要上场了。

当金明月出现在大厅上,一大堆亲朋好友已经在场,而他那个爱自做主张、主宰他的爹爹一脸笑咪咪的。

笑!等一下就让你笑不出来!金明月心想。

再看看他的新婚妻子,今天她看起来似乎更加美丽、动人,头发改盘成了髻,却显现出另一种少妇的温柔婉约。

但是,只有他和她两人心知肚明,她并没有成为女人,她还是个清纯少女。

而她并没有看他,相反的,她的目光一直落在地上,瞧她一副冷静、庄重的样子,一点也没有想像中的害怕时,他不由得火上心头。

两人一起向金老爷以及侍老爹行礼请安过后,再来的仪式便是把新娘纯洁无瑕的象征呈现给众人看,好代表一桩美好姻缘、天作之合的完成。

当一个家族中的姨字辈亲戚自锦盒中拿出那一块白巾时,金明月有种冲动,想大叫住手,就在他震撼自己居然会有这种心软的想法时,又立刻被眼前所看到的一切大大震慑住了。

白巾上居然有落红!

「啊!」

海莲是被粗暴的推进房里的,推她的人正是她的新婚丈夫。

「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金明月质问道。他可是忍了一个晚上没有发作,大家都对这个小骗子赞美有佳,但是他们都不知道她的真面目,只有他知道!

「你一定要这样子对我大吼大叫吗」她被他那自以为是的态度给激怒了。

「一切都是你自找的!」

「我」

「对!」

「你太抬举我了,如果没有你的配合,我也无法完成……」

他突然伸手捏住她的下巴,冷冰冰的说:「你以为你的诡计可以完成、你可以称心如意是吗」

「你也可以出去向大家说你的新婚妻子不是个处子,上面的落红也不是真的,而我就会被拖去浸猪笼,这样不是正如你愿」她感到自己的下巴快要被他捏碎了。

「你以为我不敢」他紧紧的盯着她,眼神严肃而冷冽。

如果在以前,海莲不会这么确定,但是现在,她可以百分之一百的确定,金明月不会这样做。

也许他会像只被踩到脚的大熊一样在她面前大吼大叫,气得直跳脚,但她知道他不会真的伤害她。

她突然伸手轻抚他那漂亮的面容,这一碰触,连她自己也很讶异。

金明月的身子勐然一震,黑眸眯了眯。「你干什么」

她勐然缩回手,不安的想挣扎起身、逃离,却被他更快的捉了回来,逼她和他鼻对鼻,靠得好近、好近。

她刚刚做了什么事啊海莲心头一阵慌乱。

「你刚刚是在挑逗我吗」他哑着声问,阴鹅的眼神凶勐,却带着一种令人不安的火焰。

「我……我没有……」她觉得自己的面颊异常热烫。

他捉住她纤细的肩,用力摇晃。「我明白了!我全明白了,你这个妖女,你玩什么把戏这下子我全明白了,你想用那招先斩后奏,对吧」

先斩后奏海莲眼中闪着光芒,感到自己的心好乱,心绪被眼前这个男人搞得乱七八糟的。

「如果是呢」她这样问。

「看吧!我猜的没错,你心里打什么如意算盘,我全……」

「请你别这样迁怒无辜的人,好吗」她很想吼回去,可是喉咙仿佛被什么东西梗住,让那份气势全消失了,眼眶渐渐聚积泪水。

听起来真像是个可怜兮兮的小媳妇在向他哀求着呢!令人看了好不心疼,而该死的他居然吃这一套!

金明月狠狠地瞪着她,眼中闪烁着阴郁光芒。「别以为你的眼泪可以收服我……」

「谁要收服你啊!」她边哭边说,「你真的以为我非得嫁你不可吗你真以为我也是心甘情愿的吗你真以为只有你是受害者你难道没想过我或许也不愿意嫁给你」

他因她这一番话而愣住了。是啊!他一直以为自己是受害者,以为她一定是心甘情愿的,毕竟金家家财万贯。可以说三世躺着吃也吃不完,没有人可以抗拒得了荣华富贵……

她……是真的不愿意嫁给他吗

「你是说……你不希罕嫁给我」

「对!如果不是为了报答金老爷及我爹两位老人家的恩情,我用不着牺牲一辈子的幸福!」她相信自己有点口是心非。但面对他如此的蛮横无理,她也顾不了这么多了,她必须保护自己不被这个男人的怒火灼烧得逼体鳞伤。

他的目光落在她的脸蛋上,小脸红通通的,眼角泪光莹然,浓密的两排长睫汲垂着,缀着可怜的泪珠,闪烁如天边星子……那颤抖的小口似乎在控诉着他的残忍、无情,好像他是大坏蛋一样在欺侮她。

像是着了魔似的,他情不自禁的俯下头,深深的吻住了她。

这一刻,所有的误解、仇恨全都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他的吻。

海莲迷惘了,也忘了要反抗,她柔顺的、呆呆的任由他的唇肆无忌惮的在她的唇上肆虐,她从没被吻过,虽然他的吻是如此的霸道、狂野,几乎像是要夺去她所有的唿吸。

她无力的瘫软在他的怀中,觉得自己似乎可以就这样依偎在他的怀中,感受一点点奢侈的温柔。

他却突然推开她,神情看似困惑、不安,喃喃的道:「你这个妖女,你究竟用了什么妖法来迷惑我」

她静静的注视着他,嘴角微微扬起一抹冷笑,「你可以抗拒我,不是吗除非你抗拒不了我这个妖女。」

闻言,他用力推开她,令她痛叫一声。

「不!我不会笨到陷入你的蜘蛛网,然后任由你一口一口的吃掉我,我还想活命!」

未待她开口,他拂袖转身欲离去。

「金明月,你究竟要如何对我」她绝望的问他。他打算什么都不说的就这样任由两人对立下去吗

他并没有回头,只是挺直了背嵴,冷冰冰的说:「你可以留下来做你的金家少奶奶,但是仅仅如此,我的事你一样都不准干涉!」说完他便大步踏出房门。

他走了……海莲无力的往后躺在地上,恍惚的沉思着。

她成功了,完成了金老爷及爹爹的期待,成了金家的少奶奶,但是那只是身为侍海莲为人儿女的孝道,然而内心里另一个豆蔻年华的少女却从此被责任、恩情所掩埋了。

从此,这世上只有金家少奶奶,再也没有侍海莲。

十年后

「少奶奶,这是少爷送来的家用还有一些新衣服、布料、珠宝首饰……对了,还有这支玉簪,听说和皇上送给十二个公主的玉钗同款呢!只不过上面的图案是一朵紫丁香。还有……」

海莲打断了总管的一大串解说,「有家书吗」

总管愣了一下,然后脸色尴尬的摇摇头,「没有。」

「我知道了。你把这些东西送去库房收起来,我只留这玉钗就好了。」

「是。」

等屋内只剩下她一人,海莲走到窗前,看着窗外一大片的紫丁香,才低头看着手心的紫丁香玉钗,心头仍然有点难受。

十年来,她经历了许多事,爹爹也在享了几年清福后去世了,至于她公公,也在将一切交给了金明月及她后,上了清山寺,从此吃斋念佛、不问俗事。

而金明月,她的相公,在十年前的争吵后,也的确做到了不再来骚扰她,她也真的没有干涉他过。

他算是默认她是他金明月的妻子吧!

然而,表面上她是不愁吃穿、不愁人间疾苦的少奶奶,外界不知道的人还会以为他是因为疼妻子才努力工作,希望赚更多的钱好让她过好日子。

相同的,大家也开始说他之所以会如此努力工作,是因为她的不知足,说她是个贪婪的女人,逼丈夫赚更多的钱好满足自己。

但是,不管外界的人如何说,每个月金明月照常送回来家用及礼物,然而除了替他管理这个家必须的花费外,其他的她都放进了库房。

如果他是用这种方式来羞辱她,那她也可以用自己的方法来反抗,反正一开始她也是为了报恩才嫁给他的。

如今期望她的两位老人家已不在身边,她于是决定抛开这一道枷锁,她不允许自己挂念金明月,她要重新活过来。

她想做回以前的侍海莲,而不是一个守着空房及二十多个佣仆的金丝笼,她已经尽到金家少奶奶的本分了。

况且公公担心的事情并没有发生,金明月不但一肩挑起了身为金家继承人的责任,更是没有辜负公公的期望,将金家事业往海外推展。

海外……对她来说是个遥远的地方,她羡慕又嫉妒金明月可以四处游历,多么自由自在,根本不用担心家中的一切,因为有她在。

他是如此的无后顾之忧啊!丢她一个人当王宝钏,可是人家王宝钏是为了爱而苦守寒窑,而她呢什么都不是。

金家少奶奶的头衔宛如耀眼夺目的锁链,将她锁得几乎喘不过气来。

十年了,十年来两人没有再见过面,她深信未来的几个十年中他们也不会再见面,他也不会回来,因为这里有她在。

她叹了一口气,怎样的深仇大恨会令他连家也不想回但她呢表面上金家大宅是她的家,一旦离开了,她又可以去哪里

活了二十六个年头,她还有几个二十六年可以虚度,身边的好友也都出嫁了,最最要好的云珊也已经是三个孩子的娘了。

摸摸自己平坦的小腹,她知道自己想要孩子的渴望是永远不可能实现了,因为她连个男人都没有,又怎么会有孩子呢!

海莲无声无息的流下两行清泪。她究竟欠金家多少债还要多久才可以还清

要多久……

「一生一世」这四个字令她弹跳了起来,她勐然摇头。

「不……不可以!怎么可以用一生一世来偿还太不公平了!」

她双手紧紧抱住自己,像是十分寒冷,而掌心的玉钗刺痛了她,也惊醒了她。

她不可以再这样等待下去了,这件事必须有个解决!

她要一个新生,重新找回侍海莲!

隔天,海莲整理了简单的行囊,一个丫鬟都没带的静静离开……

第三章

金园,偌大的大宅设计和京城里的金家大宅几乎一模一样。

金明月在书房中处理公文,四周一片寂静,没有人敢打扰主子。

十年岁月非没有减损他的俊美,额上因为经常深思而有深刻的纹路,黝黑的眼眸散发智慧光芒,紧抿的唇线显现出一个男人成熟的坚强及固执。

他不再如十年前那样鲁莽、易怒,反而沉隐、冷静,浑身散发出来的冷傲令人感到十分难以接近,也因为常年身处商场,不形于色的他分外令人胆寒。

金明月已经真真正正成为金家的大主子了。

文悦静静的站在门外,她不敢进去打扰他,因为跟着他已经十年多了,他的性子她是了解的,但他的心却是难以捉摸。

文悦是个很美的女子,娇娇弱弱的样子似乎风一吹便会倒,她是个需要人好好呵护的人,跟在金明月的身边,她可以说是十分安逸、平静的。

如果没有他,她很难想像自己会在哪里,也许沦落烟花柳巷,也许早已不在人世间了。

对他,她是感恩的,甚至愿意为他付出一切,就算要她的命,她也不会有任何迟疑,但她怕也。

不知为什么,他总给她一种喘不过气来、紧张的感觉,像现在,她就不敢进去打扰他,就算是发生了天大的事情,她仍然不敢敲门告诉他。

「二奶奶,你还没见到少爷吗」文悦的贴身小婢翠翠一看见她的宝贝小姐居然在书房外罚站,十分的讶异。

「我怕打扰了他……」

「二奶奶,不会的,如果要说全府上下,哪个人可以消少爷的火,怕只有二奶奶你了,所以你别怕啊!」翠翠不明白文悦在怕什么,金明月对她的宠爱可是出了名的。如果不是听说少爷有了元配夫人了,只怕老早就娶小姐为正室了。

翠翠早就认定美丽的文悦是金家的少奶奶了,至少在这金园中,上上下下一百多人是这样认为的;翠翠也压根儿认定京城老家中的金少奶奶一定是又老又丑,像只贪婪的母老虎,因为如果不是这样,金明月哪里会有家归不得,只能拼命赚钱往老家送。

也许是两人讲话的声音吵到书房里的人,门一下子被打开,一张俊美却冷然的面容出现在两人面前。

翠翠一下子低下头。「少爷。」她恭敬的行礼。每次见到少爷,她的一颗心都会忍不住上上下下。

「明月……」文悦怯怯的叫唤他。

金明月原本想发火,一见到文悦似乎有什么事,便暂时压下怒火,和缓的问道:「怎么了你身子不舒服吗」

「没……」

「翠翠,快去请江大夫!」未听完好的话,他迳自吩咐道。

文悦扯住了他的衣袖,急急的说:「我没事!是老家……」

「老家」

「老家传来一个消息……」

深沉而严肃的视线盯在她的脸上,令文悦心中一阵提心吊胆的。「是我爹!」

文悦赶紧摇摇头,「老爷子很好!」

「那是……」

「是海莲姊……啊!」手腕突然被用力的抓住!好痛……

「她怎么了」金明月的口吻有些急迫,自己却没有察觉。

「她……总管说她留下了信,说要离开去找回自己……」

「那个该死的女人!」金明月一声低咒,然后丢下文悦大步往大厅走去。「老金!快给我备马!」

金园总管一听到主子的吩咐,忙问,「少爷,什么事这么急」

「我要回老家一趟!」

听到老家,老金可以说是吓了一大跳。十年来,他从没听过少爷要回老家过,怎么今天突然说要回去

不过,讶异归讶异,老金还是速速吩咐马厮备马,命令丫头快快去准备包袱。

「少爷,是不是老爷子发生了什么事还是老家出了什么乱子但有少奶奶在,十年来老家在她的管理下也可以说十分平静、有秩序。」

老金和老家的总管两人是兄弟,一起为金家服务也快半辈子了,哥哥在老家伺候着,他则跟在少爷身边,可以说是金园里唯一知道少爷因何原因自老家出走的人。

「那个女人还想怎样!她不折腾死我不甘心是不是!」金明月一个人生气的喃喃自语。

老金脸色一变,「是少奶奶」

金明月抬起头,俊美的脸上面无表情,甚至于可说是冰冷吓人的。「就不要给我逮到,否则我绝对不饶她!」

马儿一准备好,金明月便跃上马背,然后迅速消失在黑夜中,留下一大堆人不知所措、莫名其妙。

文悦追了出来,却已经看不见金明月的身影。「明月!」

翠翠也追了上来,「二奶奶,你没事吧」